图片新闻
新闻详情

忠诚的人生——追记为保卫国家财产英勇献身的工人何卫红

2021-06-17 17:24来源:华声网作者:李佩山

文/李佩山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2021年6月19日,是革命烈士何卫红壮烈牺牲31周年。让我们共同缅怀!

人生的目的,在发展自己的生命。平凡的发展,有时不如壮烈的牺牲足以延长生命的音响和光华。绝美的风景,多在奇险的山川。悲壮的音乐,多是悲凉的韵调。高尚的生活,多在壮烈的牺牲中。——李大钊

何卫红

1990年6月19日20点50分,中州天空,阴云密布。在河南省重点工程郑(州)常(平)公路建设工地上,铁道部第十四工程局三处二段五队工人何卫红,为保护国家财产,不幸被8名凶狠的歹徒杀害了,年仅30岁。一颗忠诚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噩耗传出,何卫红的亲人和工友们,陷入了极度的悲愤和深深的怀念之中。

相见时难别更难

铁路职工修路架桥,四海为家,长年过着艰苦、流动、“牛郎织女”般的生活,一年难得与亲人团聚一次。

何卫红最后一次探亲是1990年4月29日。到家的第二天,妻子生了一个女孩。他精心照顾,舍不得让妻子干一丁点儿活。打水,扫地,做饭,给孩子换洗尿布等等,他全都包了。妻子看他忙得团团转,心里着实过意不去:“你长年在外吃苦受累,回家还这么忙,让我下床洗洗尿布吧!”“不、不,可不行,你身体虚弱。”何卫红拦住妻子,连忙打趣道:“你只要指挥就行了。”接着又爱怜地说:“有我在家,什么活儿也不叫你干,等我走了,你再干吧!”

一天夜里,孩子早早入睡了。何卫红坐在妻子身边,沉默了片刻,说:“我看咱家的房子实在没法迁就了。哥哥留下的两个孩子都10多岁了,还和爷爷奶奶挤在那间破房里,连个下脚的地方也没有。房,不盖不行了。”

 “盖房哪里有钱?”

“我打算春节回来,借钱也要给你盖一间房子,把咱这间腾给两个侄儿住。我已向南边阳明弟问过,他同意借给咱4000块砖。到时候,就盖在村西边那条大路旁,等以后经济宽裕了,再让你开个小卖部,卖日用品,你看好不好?”

妻子听后,甜蜜地笑了:“那好,我可等着啦!”

何卫红筹划着家庭建设,眷恋着妻子、孩子,也惦记着队里的工作,惦记着郑常公路建设。他又慢慢对妻子说:“眼下,郑常公路施工处于最紧张阶段,职工们正在打混凝土路面,任务很重,要求6月20日铺通。我想提前回去,就担心你……”话未说完,通情达理的妻子就接过话茬:“你就放心去吧,我能照顾自己。”

5月7日清晨,何卫红告别妻子、女儿,踏上了归途。汽车沿着山间蜿蜒的公路,缓慢地向前行驶。隔着车窗,何卫红不停地往外张望,仿佛还未看够家乡那依旧的山水,依旧的田地,依旧的草木。路旁树叶上的露珠像晶莹的泪花, 一滴滴打落在地上……

此刻,何卫红的心情难以平静,眼前又浮现出工友们那一张张忠厚的面容。“他们谁没有家庭,谁没有困难,谁没有妻子、儿女?可是,临来那天晚上,他们还在加班加点,忘我施工。现在,他们不知该有多忙啊!队领导得知我家里有困难,照顾探亲休假20天。我不能不识时务。提前归队,理所当然。”

下午3时,汽车到达南宁。在去往火车站的途中,何卫红思虑万千:“我走以后,妻子、孩子生活咋过?买菜,距市场四五里路,太远;吃水,到井边去挑,路上坑坑洼洼,困难;夜里,妻子怀里搂着吃奶的婴儿,还有3岁多的大女儿再要起夜,谁管?作为丈夫、父亲,你尽到自己的责任了吗?万一妻子、孩子有个好歹,你能问心无愧吗?”妻子蜡黄虚弱的面孔,女儿天真可爱的笑脸,又仿佛出现在眼前。何卫红再也走不下去了,扪心自问:“我向哪里去?我往哪里走?”他走一步,退两步,好难舍好难忘的亲人啊!最后,他干脆调过头来,搭上了回家的公共汽车。

汽车只开到白圩镇。何卫红下车后,已是晚上9点多钟,离家还有20余公里,公共汽车停开,三轮车也找不到。何卫红归心似箭。于是,他向着生他养他的三里镇韦寺村,向着那个贫穷而难舍的家,一路小跑。也许何卫红已预感到了自己的不测,想和亲人作最后一别?

何卫红又在家里精心照顾妻子一个星期。这期间,女儿娜娜和他几乎每天寸步不离。白天上街,他抱着她去;晚上休息,他让她枕着他的胳膊睡;做了好吃的,他宁可一口不吃,也要让女儿吃饱。一有空,他不是教女儿唱歌、跳舞、看图识字,就是给女儿讲故事、玩游戏。有时高兴极了,他把女儿举起来,让她骑在自己的脖子上,还一个劲地跳。偶尔女儿顽皮,像首长点名似地直呼他的名字:“何、卫、红。”他像士兵一样回答:“到!”可当他喊女儿的名字时,女儿却故意和他嬉笑着说:“何娜娜不在。”

5月14日一大早,何卫红又要与亲人分别了。不知怎么惊醒了正在睡觉的女儿娜娜。小娜娜揉着眼睛,听说爸爸要走,光着屁股“蹭”地站起来,向前一扑,两只胳膊抱住了爸爸的脖子:“我不让爸爸走,不让爸爸走。”

何卫红抚摸着女儿的头:“乖孩子,让爸爸走吧,爸爸要去赶车,去工作,回来给你买糖吃。”娜娜倔强地说:“我不吃糖,我要爸爸,我要爸爸。”

“让你爸爸走吧,娜娜听话。”贤惠的妻子,帮着丈夫劝说。可是,夫妻俩人无论说什么,娜娜都不松手。聪明的女儿哟,也许你也预感到爸爸这次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你怕从此再也看不到亲爱的爸爸?

最后,是妻子掰开了娜娜紧搂着爸爸脖子的手。何卫红迈着沉重的步子,走一步一回头,看一眼一行泪。他是多么不愿离开他的亲人啊!

何卫红走了很远、很远,还听到女儿那声嘶力竭的哭喊声:“爸爸,爸爸,我要爸爸……”

危难之时显身手

五队承建的郑常公路武陟东段施工现场,堆放着价值数百万元的方木、钢筋、钢模板、水泥、砂石料等工程材料和搅拌机、推土机、翻斗车等施工机械。一些不法分子,把这里看成是一块“大肥肉”,谁都想“宰”一点。他们软的不行来硬的,明的不行来暗的,要不到手就抢,抢不到手就偷,偷被抓获就制造事端,寻衅报复、威胁、谩骂、殴打。工人苏元福,被打得鼻青脸肿。许多职工宁愿去干又脏又累的苦活,也不愿在工地看材料。队里接连更换三茬保卫人员,都未能制止住材料的丢失和被盗现象。

1990年5月16日,何卫红探亲提前5天归队了。本来,根据工作需要和领导安排,他早已当了翻斗车司机。他喜欢这个工作,开着心爱的翻斗车,还高兴地请人照了张像呢。可是,他得知盗窃分子如此猖狂,国家财产屡遭损失,心疼地叹息说:“这样下去,国家的交通建设,还怎么搞啊!”

何卫红在翻斗车上

这天晚上,队长于云涛,正一支接一支地抽着闷烟。门“吱”地一声开了,何卫红走到队长跟前说:“于队长,我考虑再三,还是让我看守材料吧,以前我看的时间长,有些经验,也多少会点武术,只要有我在,谁也别想偷、拿走一点材料。”望着何卫红坚毅、自信的目光,于队长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那好,你可要倍加小心哪!”

5月19日夜里两点多钟,豫北大地万籁俱寂。劳累了一天的人们进入了梦乡。从夜里12点就该换岗休息的何卫红,还一直躲在伙房里,透过玻璃窗,密切注视着外面现场的材料。

突然,窜出3个人影,在一摞水泥边晃动。他急忙打开窗户,“扑腾”跳了出去。两个骑自行车的家伙闻声跑掉了,拉地排车的人,被何卫红抓获,送交段部公安干警,作了治安罚款。同时,还查明、处罚了逃跑的两名盗窃分子,其中有一个家伙叫白小堆。

6月14日夜里11点多钟,天气闷热。何卫红不顾蚊虫叮咬,隐蔽在路边一堆麦秸后,目不转睛地盯着材料现场。一会儿,一个黑影溜过来,抱起一块钢板就窜。“不许动!”何卫红大喝一声,向前一把把他抓住。“白小堆,又是你,屡教不改。走,到段部去。”白小堆又被罚了款。

在短短一个月里,何卫红先后4次抓获6个盗窃分子,并据此追回了丢失、被盗的价值3000余元的国家财产。

在盗窃分子看来,何卫红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常常在暗处向他投砖头,甩石块。尤其是白小堆,偷鸡不成蚀把米,两次受到处罚,对何卫红恨之入骨,扬言要对何卫红进行报复。这时,工友劝何卫红调换工作。他却回答说:“危险的工作,我不干也得有人干,我不能把它推给别人。”

6月19日这天,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晚上8点多钟,天低云暗。何卫红正同往常一样,在摆放着材料、工具和机械的现场上,尽职尽责地巡逻。突然,他发现白小堆带着一帮家伙,气势汹汹地向他走来。

何卫红大声斥责道:“你们要干什么?”话音未落,一帮暴徒不容分说,上来就是拳打脚踢。一个家伙从身后搂住了何卫红的脖子,另有两名歹徒疯狂地拽住他的两只胳膊,还有两个帮凶掀起了他的腿。何卫红奋力反抗,但终因寡不敌众,被按倒在地。

这时,凶手赵相林右手从腰间拔出钢刀,使劲向上一挥,猛地朝何卫红的左胸部刺去。何卫红“哎哟”一声,顿时,殷红的鲜血,从他的胸前涌出。歹徒们一个个逃之夭夭了。

何卫红忍着剧痛,挣扎着站起,左手捂着伤口,右手指向逃跑的歹徒,摇摇晃晃地向前挪动了几步,倒下了,再也没有起来……

凶手啊,你太狠毒了!你一刀刺进了何卫红的胸腔,穿透了他的肺叶和心脏,深达7厘米之多!你一刀断送了英雄的生命,一刀刺伤了建设者的心哪!

何卫红啊,你走得太匆忙了,连一句遗言都没有留下。父母唯有你兄弟二人,哥哥1981年因车祸丧生,嫂子改嫁,留下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你是家庭的顶梁柱啊:年迈多病的父母需要你的赡养,温柔贤惠的妻子需要你的体贴,天真可爱的女儿需要你的抚育……

法官啊,赶快量刑判决吧,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告慰勇士的英灵!

忠于职守拒腐蚀

初冬的一天清晨,兖石铁路建设工地,寒风呼啸。一位英姿勃勃的战士,跑步来到连部门口。“报告。”“进来。”

“连长,您叫我?”

“对。”连长张乃乾招呼他在对面坐下,“想给你调换一下工作。”

“调换工作?”

“对,想安排你站岗,看守工地材料。”

“是我工作干得不好?”

“不,你干得很好,不是已多次受到嘉奖嘛!”

“那我身体好好的,为什么偏要换我?我愿和大伙一起施工,还是照顾身体有病的同志去站吧。”

“不,现在情况变了,要挑身体好的,责任心强的同志站。这段时间,工地材料丢失、被盗严重,说明这个工作需要加强。从某种意义上说,站岗看材料比参加施工还重要。试想,要是材料都丢失、被盗了,还拿什么搞建设?”

“连长,我明白了!”

从此,他走上了看守工地材料的艰巨岗位。他,就是何卫红。12年来,他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保卫国家财产的岗位上度过的。

何卫红在部队时的留影

何卫红,壮族,1960年8月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父亲是1952年入党的老党员。何卫红从小受到父亲的谆谆教诲。1978年12月,他从广西上林县入伍,成为一名铁道兵战士。1984年元月,随部队集体转工,成为一名铁路工人。

细雨蒙蒙的一天上午,头晚上值了夜班的何卫红,又连忙去卸刚刚运到工地的三四车水泥、木板和钢筋等施工材料。要开午饭了,他还在工地认真整理、登记和遮盖,迟迟没有回“家”。来队探亲的妻子,把不满周岁的女儿放在床上,到门外淘米去了。谁料,孩子一会儿爬到了边缘上,“扑通”一声,一头栽到地上,好久没有哭出声来,眉头上栽了个大疙瘩,下嘴巴两处扎伤,鲜血直流。妻子回头一看吓呆了,端米的手直打哆嗦。

这时,何卫红正巧进来。见此情景,从未对妻子发过火的他,顿时就向妻子怒吼:“你干什么了?什么最要紧?不是让你好好照顾孩子吗?”何卫红马上抱起女儿,为她擦拭着伤口,自己竟心疼得哭了……

当天晚上,妻子正搂着女儿喂奶。他站在一边,像小学生做错了事似的,对妻子作起了检讨:“我这个人,唉,性格粗暴,又特别喜欢女儿,第一次见她摔伤,忍不住对你发了火。现在,我很后悔,怨我来晚了,请原谅我好吧?”妻子含着眼泪说:“是我没有照顾好孩子。”

何卫红看护过的材料价值数千万元,没有发生过一次重大丢失和被盗走的现象。他对国家的施工材料,像对自家的一样爱惜和看守,坚持做到:白天黑夜一样,晴天雨天一样,生人熟人一样,软的硬的一样。

一个秋末的中午,何卫红正在整理现场材料。忽然,他看到一个曾在队里做过工的地方青年,在河对岸扛一根钢筋就跑。喊他放下,那青年不听。何卫红想,若绕到河对岸就晚了,便不顾寒冷,跳水过河,把钢筋“夺”了回来。

一位同年参加工作的老乡找到何卫红,说家属来队,想要几块板子做张面板和饭桌。何卫红和风细雨地解释说:“咱们关系不错,工作上应该互相支持,谁都不能因为个人利益拆对方的台。谁遇到困难,都应该互相帮助,但不能因此损害了公家的利益。你急需面板、饭桌,我这里有钱。”何卫红说着,从上衣袋里掏出准备寄往老家的钱,要给那位老乡。

“卫红,是我错了。谢谢你的真心诚意,我有钱。”

两位老乡相觑片刻,会意地笑了。

钱,对于何卫红来说,是非常需要的。按照“不捞白不捞”的逻辑,他只要“灵活”一点,就能“先富”起来。可是,他说:“我信奉‘志士不饮盗泉之水’的哲理。”当有人想从他看守的现场捞走钢筋、水泥和木材,把多则上百元、少则三五十元的人民币,悄悄送到他手上的时候,都被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一天傍晚,职工们下班吃饭去了,沸腾了一天的涡河大桥工地静了下来。何卫红正在收拾散落的水泥和被风刮走的水泥袋。这时,驻地一位40岁上下的男人,拉着一辆架子车走来。

“何老弟,还在忙啊!”那人开口搭话。

“唉,你有什么事?”何卫红抬头反问道。

只见那人往前凑了几步,顺手从兜里掏出一卷钱来。“给,整100元,听说你妻小都在这里,够苦的。以后过不去了,说一声,我帮你。”那人说着,就把钱往何卫红手里塞。

“别这样,有话直说吧!”何卫红戒备地推却。

“好,我盖房还缺门、窗,想弄点钢筋、木料。”

“哦,把钱拿回去吧,这儿不卖。”

“我懂。这是咱兄弟的交情。”那人压低声音,指着一摞摞木材、钢筋说,“拉一车也看不出来,何必这样认真?”

“这是国家用于搞建设的,不是交易市场! ”

那人只好悻悻而去。

多年来,何卫红先后拒收贿赂现金和物品价值2000多元。

何卫红在部队时的留影

一天深夜,月光爬进了厚厚的云层,寒风在旷野上呼号。由于施工战线长,材料分散,没有围挡,给看守工作带来很多困难。何卫红以自己的血肉之躯,组成了一道“流动围墙”,不停地巡逻在工地上。就在这时,有4个不法分子结伙来偷方木,何卫红坚决制止。他们恼羞成怒,依仗人多,围打何卫红。何卫红毫不畏惧,脱下鞋子与偷盗分子拼打。鞋子打烂了,他的背上、腿上、胳膊上多处受伤,仍没有屈服。他说:“只要有我在,你们就别想拿走一根方木。”他一边与偷盗分子厮打,一边呼喊。几个家伙见势不妙,仓皇地逃跑了。

第二天晚上,何卫红又照样走上工地看守材料。

“怎样才能更好地与偷盗分子作斗争,看好工地材料呢?”何卫红想到:“参军前,我学过一段武术。要是能练好了,偷盗分子不就打不过我了?对,这是个好办法。”从此,何卫红一有空就悄悄练武。同时,他买来武术书刊,照着图解练习。他还拜师求教,坚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天长日久,终于掌握了一定的武术本领,有效地与偷盗分子进行斗争。

依靠忠于职守和英勇无畏的斗争精神,多年来,何卫红累计抓获偷盗分子83人次,使数百万元的国家财产免遭损失,保证了施工的顺利进行,先后10次立功、受奖,被局、处评为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积极分子。

甘愿清苦乐奉献

1987年盛夏,淮北平原一连数周持续高温摄氏38度以上。在国家重点工程商(丘)阜(阳)铁路涡河大桥北岸的半坡处,有一顶七八平方米大小的帐篷。这就是何卫红居住、生活的地方,这就是他的“家”。

谁不向往优美的环境,舒适的工作?谁不向往高楼大厦?然而,为了祖国的交通建设事业,何卫红多年来却心甘情愿,默默地伴随这顶由绿变黄、由黄变白的旧帐篷,从兖(州)石(臼港)铁路、兖(州)南(陶洛)铁路来到这里,直到在郑常公路工地壮烈牺牲。

在他的帐篷里,除了公家配发的床、铺和一只木箱外,没有别的东西。妻子带着女儿来队探亲,也在这里吃住。他们吃水,要到一里远的地方去挑;吃菜,要到四五里外的市场去买;娱乐,看不到电视,听不到广播。茫茫四野,寂寞、太寂寞了。

妻子来队后,开始很不习惯,可他对她体贴入微,还蛮有情趣地给她唱起了《天仙配》选段:“……寒窑虽破能避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直把妻子逗得喜出了眼泪。

春节,夫妻俩原计划回老家过。可是,为了看守材料,又留在了工地。段领导送来10元钱,队领导送来一瓶葡萄酒。礼轻情意重,夫妻俩很知足,又商量着买了一条鱼、2斤肉,一家3口人围着木箱,美美地吃了一顿。在万家团聚的除夕之夜,他和妻子、女儿,就在这杳无人烟的野外,送别了旧岁;在简陋的帐篷里,他们迎来了新年的第一缕霞光。

刚兵改工时,何卫红的月薪是40.04元,1987年调到66元,1989年调到90元,加上20多元的副食补贴和洗理费,就是他全部的收入。施工企业,活无保证,造价又低,效益不好,几乎没什么奖金。靠着这微薄的收入,他要赡养父母,供养妻子、女儿和侄儿,困难可想而知。

临终时,何卫红上穿一件发黄了的绿衬衣,下着一条补丁摞补丁的蓝裤子。他在部队时领的大衣给了父亲,棉袄、棉裤给了母亲,绒衣、绒裤给了嫂子。冬天,他穿得非常单薄,下身只一条衬裤和外罩。妻子多次劝他买条绒裤,他总是说:“我不冷。”

“冰天雪地,站岗放哨,能不冷吗?”妻子早想给他织条毛裤,就是挤不出钱来。1990年春节,妻子用亲友给女儿的压岁钱,买了一两16.50元一斤的黑色腈纶毛线,打完后又凑钱买了一两。想不到,第二两还没织完,他就永远地离去了。

妻子拿着那条未织完的毛裤哭泣:“卫红啊卫红,是我织得慢了,还是你走得太急了?遇到阴天下雨,你就两腿酸疼,不就是冻的吗,我对不起你呀……”

何卫红信奉青年楷模张海迪的名言:“人生的意义在于奉献,而不是索取”。在兖石铁路看守工地材料时,因未发生材料丢失、被盗现象,领导要给他增加奖金,他谢绝了;他晚上站岗,白天稍事休息,又主动参加施工。大伙提出给他发超产奖,他又谢绝了;在涡河大桥看料期间,他带领3名保卫人员,义务卸材料600多车,并且把收料、发料和保管工作都兼管起来,平均每月要加10多个班。多雨季节,他自觉把材料码齐盖好,从未出现被淋现象。队领导把2000元卸车费和加班费发给他们,他带头分文不要。五队的领导说:“这些年,何卫红拒收过多少奖金,谁都难以记清。”

英雄激励千万人

1990年10月20日,铁道部第十四工程局党委、行政联合授予何卫红“国家财产忠实保卫者”的光荣称号,号召全局职工向他学习。一个向何卫红学习,争做“四有”职工的活动,迅速在全局上下数万名职工中兴起。


      逝者已无声,生者意难平。在英雄的遗像前,五队工人李呈刚哭诉着:“卫红哥,在我患坐骨神经病,卧床不起的时候,是你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休假期间,你顾不上照顾年迈的父母和刚生育后的妻子,四处奔走,寻求药方,自己掏钱,买药配制。归队后,你亲手给我擦拭患处。一见好转,你又每天披星戴月,陪我散步,锻炼身体。终于,使我重新投入了施工。咱们不是兄弟,胜似兄弟。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对我的深情厚谊!”

又有几位工友在哭诉:“那是1984年下半年,队里调整班组。最后剩下我们五六个没人要了,是你主动从其他班里出来,自荐当我们的班长。你逐个找我们谈心,和我们交朋友。你工作中给我们带头,生活上对我们体贴,想方设法帮我们解决工作、生活和思想上的难题。从而调动了大家的积极性,使我们班半年就跃为先进班,之后又连续两年荣立集体三等功。”

何卫红的英雄事迹和不幸牺牲的消息,飞越千山,跨过万水,传到了八桂大地英雄的家乡。家乡人民为他的不幸牺牲感到万分悲痛,同时也为有他这样的英雄感到骄傲和自豪。上林县委做出了关于向何卫红同志学习的决定,号召全县41万人民结合学雷锋、学英模,广泛开展学习何卫红的活动,并派员专程前往,对英雄的家属表示亲切的慰问。

英雄母校,三里镇韦寺初中的师生,深切怀念何卫红同学。当年,何卫红是该校七班副班长,在学习、劳动、团结等方面,处处起模范带头作用,连年被评为“三好学生。”老教师覃和永患肝吸虫病,行动不便,是他主动帮助打水、扫地、送饭;石岩老师患贫血,乏力、头疼、头晕,又是他争着帮助取药、端水、洗衣服;女教师韦克峰,风湿性关节炎严重发作,还是他积极和同学一起,把她送进了医院。韦寺初中全体师生响应县委号召,大力开展“学习何卫红,争做优秀教师和三好学生”的活动。

何卫红的骨灰,安放在韦寺村东南那座荒凉的山腰上,没有松柏,没有鲜花。但是,安放骨灰那天,全村的人都来了。他们悲愤、惋惜、痛哭。有位老妈妈年已花甲,大伙劝她节哀,早点回家。她擦拭着眼泪说:“让我也去吧,我要亲眼看着把他放个平安的地方。卫红这孩子,心眼好。有一天,下着大雨,我从镇上挑一担木薯,吃力地往回走。他碰见后,连忙接过挑子,一直送到我家。”老人越哭越痛,劝他的人也跟着哭。村里德高望重的韦家德老人,捧着骨灰,缓缓地在前边走,护送安放的人群,在后面泣不成声。

这不是一般的哭泣,这是千金难买的珍珠,这是多情多义的人民,对一位忠诚儿子的最真挚的悼念!

安放骨灰回来,一位叫石莲的姑娘,挑着满满一担水给何家送来。她是烈士石兆留的孙女。她眼含热泪激动地说:“在我小时候,经常见卫红叔叔帮助奶奶挑水、扫地、分稻谷,我要向他学习。”

……

这是真挚的情感,是道德的回报,是英雄的生命在延续啊!

何卫红,你没有死。你对祖国、对人民无限忠诚的高贵品质,你忠于职守、无私无畏、安于清贫、忘我奉献的牺牲精神,将永远激励着千万人前进!

作者简介: 李佩山,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企业文化促进会特约研究员、中企联企业管理咨询山东专家组成员,曾任中国铁道建筑报记者、记者站长,中铁十四局集团党委宣传部部长和《人民日报》特约撰稿人等,有160多篇作品获奖或被人民出版社、新华出版社和中国铁道出版社等选入书中,出版新闻专著《忠诚的人生》。曾获中国新闻奖、首届“全国铁路百优新闻工作者”、首届和第二届“山东省优秀青年记者”、第三届“山东省十佳记者”和“山东省十大杰出职工”等荣誉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