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新闻详情

从约谈发韧:读懂金融管理部门加强监管的真正内涵

2020-12-30 10:01来源:“甜甜余味”微信公众号

       12月26日,一行两会一局四部门联合约谈蚂蚁集团;27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就约谈有关情况答了记者问。

  从监管机构的鲜明态度、到直指靶心的四条问题、再到五项重点整改要求,可以看出:约谈只是开始,金融管理部门这次是做了充分准备,金融科技必须规范发展。

  首先,要理解金融管理部门的果断出手的背景。

  正如新闻稿里所说的,金融科技在社会经济发展、提高金融服务效率和普惠性方面是有积极贡献的。但是,肯定贡献,并不代表否定存在的问题。

  实际上,金融科技先天就自带与传统金融完全不同的基因,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平台、大数据技术的飞速发展,其自身在赋能传统金融服务的同时,也形成了完全不同的多边合作生态圈,给金融监管带来的挑战是巨大的。

  有问题并不可怕,任何新生事物在发展前期当然要允许试错;但是试错也是有边界的,当风险逐渐加大,加强管理也势在必行。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在金融科技这个领域,有些应用已经超出了规则的边界;而生产关系又将反过来影响生产力的发展,所以,这才对如何监管提出了新要求。

  正是在这个背景下,金融管理部门能够果断出手、果断处置,不仅是对积弊的清理、也是对新竞争规则的建立,更是在主动调整规则以匹配现阶段甚至未来的发展趋势。

  第二,加强监管不仅要治标,更要治本。

  对约谈相关消息的解读,如果仅仅理解为旨在要求某个企业进行整改,未免小看了监管层的决心。

  从中央政治局会议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显然,约谈是落实中央政策部署的具体举措,更是未来治理的新开始,是要以金融科技发展为切入口、闯出一条新路来,决不会只是简单的某种“运动”,或者只是兑现所谓的“监管一致性”,而是要拿出可持续的监管方案、解决行业发展存在的问题,“不仅治标,还要治本”。

  何谓标?何谓本?

  “标”是当前集聚的风险、是经营不规范的现象,“本”是出现这些问题的底层逻辑,比如传统金融机构与科技金融的关系、大数据时代的金融业务伦理、市场资源的配置方式等。

  要解决这些深层次问题,只靠发放牌照、或者只是让现有业务被对号入座某些传统框架,显然是削足适履、难以为继。正因为如此,金融管理部门的加强监管,对其自身来说,也是一个“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的过程,是在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中不断完善的进程。

  第三,要看到中国金融监管的“抱负”。

  从11月出台《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到对蚂蚁集团的两次约谈,金融管理部门近期这一系列大力度行动,被外媒解读为“北京是在向全球监管机构看齐”。

  事实上,中国金融监管部门的“抱负”或不止于此。有业内人士点评说:中国监管层的目标是实现治理能力的提升、实现对行业健康度的提升,从长远来看,是要为全球金融科技发展的治理探索一条新路。

  诚哉斯言。

  从全球金融科技发展现状来看,无论是金融科技的技术水平、还是应用层面的资本规模、未来发展的前景和可能性,中国的市场,都堪担“大就要有大的样子”——这是我们的治理经验有价值、有说服力的底气;

  横向比较同为金融科技大国的美国:美国的创新主体多为规模相对较小的金融科技公司、服务对象多为个人和初创企业、突出优势在底层技术;中国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对象多为未被传统金融体系覆盖到的客户群体,挑战更大,在规模化应用的同时也有遵循金融规律的问题——这些区别,决定了我国治理经验在应对“空白型创新”方面也更具借鉴意义;

  放眼全球、从历史的角度来看,金融科技仍然是一个非常新的新事物,短短十来年的高速发展、裂变出无数可能性,即便是欧美已经出台的相关法律法规,也往往是在金融科技的边界与传统金融不断发生冲撞后、在创新与合规间寻求新的平衡点,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新路径的探索不仅必须、甚至会对未来全球金融科技的发展格局具有深远影响。

  金融监管趋严,正是规则逐渐明朗的前奏,意味着更有序、更公平、更开放市场的曙光就在前方。

  世上本没有路,勇于开辟才会有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