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新闻详情

杨东飞:起底陕西礼泉白村,汗水岂能白流?

2020-05-11 15:34来源:中国农民权益网作者:杨东飞

2020年五一劳动节刚过,立夏后的一场中雨彻底将43岁的杨凌人杨东飞浑身浇了个透心凉,此刻的他,站在陕西省礼泉县白村新型农村社区自己亲手盖的一栋栋小别墅前,雨水和泪水在脸颊上默默流淌。回想自己带领工友们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冒酷暑、顶严寒,为白村新型农村社区建设起早贪黑、挥汗如雨,当工程一砖一瓦彻底竣工后,本想着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会很快拿到手,可谁知,美好的憧憬换来的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直到今天,仍然两手空空……

近日,杨东飞向中、省新闻媒体写信反映自己在工程建设中的遭遇,希望全社会及各级职能部门都来关注此事,来信照登如下:

2018年初,经朋友介绍,说礼泉县白村新型农村社区小别墅建设工程需要施工单位,凭借自己多年的包工经验,我就向承包方段某涛缴了20万元保证金,进场施工。中途干了三个月,段某涛因无垫资能力而自行退出。一时间,我们生活没有了着落、没有一分钱的收入,面对种种困境,被迫停工三个月。此间,为了生存,在万般无奈之下,我们的技术人员跑到塔吊上讨要血汗钱,此事件惊动了礼泉县相关领导,他们到现场后,经协商,由白村党支部、村委会出面,具体和我们对接建设施工等事项。

白村党支部书记李某鲜对我说:我们以前和段某涛签的是每平方米1580元的合同,如果你表现好,再给你加100元的材料调价费(注:当时因环保检查,材料款涨价了),即每平方米1680元,你们怕什么,就按这个标准干就是了;我说咱们要有个书面合同,不能空口无凭;他说你们先起草个合同,当我们经理拿着起草好的合同找李某鲜书记时,此刻的他却变卦了,以各种理由推诿、敷衍,就是不签合同。我们随后一想,算了吧,在人家地盘上干活,只有把工程质量干好,到时还怕他不给钱?!

起底礼泉白村,汗水岂能白流?

就这样,我们自己全垫资,通过四处借款、贷款,投资400余万元工程款,从2018年4月入场到2019年10月竣工,整整干了一年半时间,使一栋栋新型农村社区小别墅拔地而起,成为四家施工队里第一个完成施工任务的工队。

然而,竣工后的喜悦还未从脸庞散去,一场厄运却降临到我们的头上。

工程竣工后,我们要求白村村委会验收、结算,但他们却一味地推脱、搪塞,就是不验收、不给钱。将近年关,国家政策要求给农民工工资清零,当四川等地的工人向我讨要工资时,我也是杯水车薪,捉襟见肘,400万元的贷款、借款全部投到工程上,只有向白村村委会讨要;他们让我罗列出工资清单后,在2020年年前的第三天,仅仅支付给了“冰山一角”,总共不到十分之一的生活费,来打发农民工回家过年。

望着拿在手里的薄薄的“几张纸”, 想想家中的老人和孩子,大家肯定不乐意,就纷纷和白村村干部一班人理论,这时,村支书李某鲜则纠集、组织十几名社会闲散人员,面目狰狞,恶狠狠地将农民工们一个个单独叫到房子内恐吓、威胁,其中七、八个人将我们施工经理的头按压在桌子上,态度蛮横的威胁道:若要胡乱闹事,小心你的命……

后来我们了解到:李某鲜长期雇佣这批社会闲散人员,定期给发工资,对外号称“治安队”,专门对付有损其个人利益和权力的“绊脚石”,这一切,明显具有黑社会的“味道”。

当我向李某鲜书记讨要自己的工程款时,他十分厌烦的说:没有钱!当初的承诺完全变成了一句空话。

试想,为了该工程,我高价雇佣工人,有的干了一天就跑了;有时工地上仅剩下一两名工人,仍在坚持;为了该工程,我身患糖尿病,血糖居高不下,病患缠身而住院,两个月身体消瘦了30斤,胆囊被切除;就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仍然咬牙坚持,第一个完成了施工任务。再苦再难,我们都没有退缩,而是坚强度过,其中的辛酸与苦辣,只有在夜深人静时,自己一个人默默品尝,可谁知,这么艰辛的劳作,到头来却是如此结果?!

2020年3月份,我们分别向礼泉县人社局、住建局、劳动监察大队、公安局经侦大队等部门一一反映,得到的信息是:白村新型农村社区建设没有任何批复手续,他们的建筑工程许可证纯属手写而成,而不是合规的机打印刷体,真实性有待查证;此外,我们所到的这些部门,前脚刚进去,后脚李某鲜书记的电话就来了,让回去解决,但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四月底,我和四川等外地工人一起,向礼泉县委反映工程款问题,后在县委主要领导的亲自过问下,白村所辖属的西张堡镇政府徐镇长亲自接待了我们,徐镇长亲口说:“你到白村干活就不要想着挣钱,能收回成本就很不错了,我们镇上只协调解决部分工资……”当我们的工人和徐镇长理论时,闻讯而来的镇党委书记晁某十分强势的说:你们往出gun,爱找谁找谁去,并让镇干部将我们强行往外推,个别镇干部甚至将手中的茶杯高高举起……

近日,我又一次去找李某鲜书记,他让找副支书,这位“二书记”说:人家都没钱,我哪有钱给你……

起底礼泉白村,汗水岂能白流?

起底礼泉白村,汗水岂能白流?

起底礼泉白村,汗水岂能白流?

起底礼泉白村,汗水岂能白流?

试问李某鲜书记,你的陕西李氏实业有限公司、白村新型社区建设委员会、工作委员会、管理委员会、白村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等难道都没有实力吗?你金碧辉煌、气势磅礴、集餐饮住宿为一体的公司办公大楼、党群服务中心难道是用泥土垒起来的吗?(见上图)

面对维权路上的种种“艰难险阻”,我将一如既往的奔走下去,用实际行动来维护我们农民工的合法权益;恳请中、省新闻媒体为我们主持公道,声张正义,将我们的苦衷公之于众,将白村某些人的“阴暗面”曝光于天下;更希望各级职能部门能够彻查礼泉县白村个别村级干部涉黑涉恶问题,深挖幕后“保护伞”;追究该村土地流转是否合法?李氏实业、社区建设管委会等机构的资质是否合规、合法等系列问题。我深信:在依法治国的伟大旗帜下,在扫黑除恶强有力的震慑下,在中央保护农民工合法权益的惠农政策下,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 (来源:中国农民权益网 杨东飞 132 0171 8111)

(声明:本网发布的“群众来信”所涉及的单位、部门或个人,只代表来信者个人意见,并不代表本网任何观点,是否属实,希望相关部门积极调查核实,并将结果及时反馈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