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新闻详情

“饮料企业转产消毒液 童装厂改做防护服”细数这些暖心的“跨界”驰援

2020-02-24 10:09来源:央视网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新冠肺炎疫情突然暴发之后,武汉的医疗防疫物资很快就出现了短缺状况。从医用酒精到防护服,到消毒液,使用量激增。少了这些防疫物资,不仅一线的医护人员会暴露在感染的高风险中,居家、社区等各种场所的消毒也都成了问题。这种情况,大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怎么办?只能加大生产量。除了原本就生产防疫物资的企业加班加点,还有一些企业想方设法,迅速转产,投入到了医疗物资的生产中。

  一条原本生产运动功能饮料的生产线,如今,瓶子没变,里面装的却是标准的84消毒液。

  从生产饮料到生产84消毒液,这个跨界似乎大了点。实际上,生产84消毒液主要工序是对上游工厂生产的原液进行稀释、添加防氧化剂及分装。这样的生产工序和这家公司之前生产饮料的工序类似,只是原材料不同,而分装能力直接影响着产能。

  江西新余金土地粮油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阮昭平说:“我们生产线是全自动的,速度非常快,分装能力也非常强。我们之前联系了这些厂家,主要进行分装,我们的设备跟消毒液的设备是可以共用,但我们要做一些改造。”

  设备改造需要四五百万元,而且消毒液具有腐蚀性,一旦分装生产消毒液,这条生产线就无法再生产饮料。得知阮昭平想改生产线的想法,家人和下属都有质疑的声音。

  在咨询了生产消毒液的专业人员后,虽然面对经济上的损失,阮昭平还是决定开动消毒液的生产。

  阮昭平说:“当时就是想把产品早点搞出来,因为这个不光是涉及到武汉,也涉及到全国,涉及到我们的亲人,涉及到我们自己,这是国家有难匹夫有责的事情。”

  阮昭平的做法得到了新余市相关部门的支持,提交申请3天后,2月7日,他就拿到了消毒产品生产企业卫生许可证。

  有了行政许可,还要考虑质量达标。阮昭平召集企业品控团队进行自检,并请第三方机构进行检验,结果显示产品符合相关标准。

  从2月6日试生产以来,这条生产线已经生产了二十多万瓶消毒液。他将把这些用饮料瓶包装的消毒液全部捐赠给医院、社区等相关单位,而后,当产品包装完善后,他将把生产的消毒液低价销售到市场上。

  疫情当前,很多普通人都在尽自己的所能来共同抗击疫情。

  高祖浩一直关注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医护人员因为医用物资紧张而节约使用防护服的新闻,他一直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高祖浩是青岛三元色服装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公司生产童装,之前曾经为国外客户代工过医用防护服。厂里有现成的设备,也有一定的经验,但没有国内医用防护服的生产资质。

  山东平度市行政审批服务局副局长于希宁说:“想助力他一把,在审批方面加快速度,就专门安排了工作人员和科室长,开通了绿色通道,给他们用一下午时间审批完了。”

  特殊时期、快速审批。2月5日上午,高祖浩提出申请,当晚8点多,他就已经拿到了以往需要一周才能拿到的生产许可证。

  为了尽快给抗疫一线供应防护服,高祖浩和工人们加班加点。

  在此之前,高祖浩的工厂一直在生产外贸服装,而眼下,为了爆发防护服的产能,必须投入全部的工人和生产线,之前好不容易谈下的订单怎么办?

  青岛三元色服装有限公司董事长高祖浩说:“我们其他的应该有接近300多万美金的订单,现在因为我们转产以后推掉了,到6月以后才能慢慢地给我们订单。”

  推迟订单,就要承担赔偿,高祖浩没想到的是,在与国外客户沟通后,得到了这样的回复:“客户说你们中国发生疫情,他们都从电视上看到了,他们也很理解也很支持,关于交付延期的事,不予索赔。将来你们政府给这个企业出具疫情生产保障企业,他们就免予索赔。”

  2月9日,高祖浩将第一批下线的600件防护型的隔离衣无偿捐给武汉市防疫一线,目前正在加急生产医用防护服。高祖浩想着能尽快生产一万套出来,早点提供给湖北的医护人员。

  国投集团国投生物梅河口阜康酒精公司在疫情发生以来就增加了医用酒精的生产线,加快生产,第一时间将酒精运往疫情最为严重的武汉。

  这些酒精是捐赠给武汉的医院和社区的,从东北到武汉两千多公里,总要有人把酒精运送过去。每一次出车,司机一听是武汉的任务都主动请缨。

  在这些主动请缨的司机中,张树权、石永亮、赵汝斌、刘雪林这四名司机师傅因为驾驶经验丰富,承担了运输酒精到武汉的任务。2月17日下午2点,满载着公司第三批发往武汉的60吨酒精的两辆卡车出发,这也是这几位司机师傅第二次前往武汉运送物资。

  两千多公里的长途运输他们常跑,不过,将卡车开往武汉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他们不是没有担心。

  国投集团国投生物梅河口阜康酒精公司驾驶员石永亮说:“可能人人都有害怕的心理,但是比起在前线工作的医护人员,还有这些官兵,我觉得我们只是在背后默默地奉献,希望我们源源不断地给他们输送新鲜的血液,给他们运送弹药。”

  为了赶时间,一路尽量不下车,吃饭就在服务区停车自己煮碗面。这一路虽然辛苦,但沿路的经历也让他们觉得很感动。

  石永亮说:“在这一路上有很多像我们一样的物资输送车,打着横幅,也有很多热心的市民、司机看到我们的时候为我们点赞,我们也感到很高兴。进辽宁,进到北三家服务区的时候,给我们送上了两箱饮料和两箱面包,增加了我们的信心,也增加了我们的动力。”

  日夜兼程,一天一夜,行驶了2200多公里后,他们到达了武汉,这比平时要少用一半的时间。

  这边,武汉当地的“武汉抗疫供应志愿者联盟”已经准备好卸车,当地医院也有人过来准备领取物资。忙碌卸货的库房里,司机张树权又见到了上一次送货时认识的吉林老乡志愿者孙冬岩。

  2月21日下午3点,这批酒精全部发放到武汉、恩施、襄阳、宜昌、黄石、黄冈200多家医院和200多家乡镇卫生院。

  在2月20日国新办发布会上,我们听到了这样一个消息:目前湖北武汉医用物资短缺状况有了很大改善,尽管仍然是紧平衡,对一线医护人员和高危人员所需的防护物资是可以保障的。这句“可以保障的”背后,是从企业到个人不计报酬、无论得失、挺身而出。他们这么做的原因只是想在这抗击疫情的紧要关头能有自己的一份贡献,想在武汉困难的时候,自己能够帮上一把。这是一份社会责任感,是将心比心的善良,也是同舟共济的担当。正是这样的全民总动员,为这场抗击疫情的斗争奠定了物质和信心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