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新闻详情

银川丁守平:守家园 保平安 奋斗终生付水流

2019-12-26 22:22来源:中国农民权益网作者:丁守平

十二月的宁夏银川,银装素裹,寒风呼啸,贺兰山脉,连绵起伏,冷峻林立,犹如一座座威武庄严的“天兵天将”,守护着勤劳勇敢的宁夏儿女生活富裕安康。


此刻,在银川市西夏区兴泾镇,年过七旬的十里铺村村民丁守平老人,站在栽满柏树的一片废墟旁,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曾经为了治理脚下这片承载着全家人幸福的土地,他战黄沙、斗荒漠、修水渠、整农田,经过一番拼搏与奋斗,全家人有幸分到了脚下这片5.4亩的商服业用地,并取得了土地部门颁发的土地使用证书。为了响应国家的惠民政策,他又在这片土地上经营起了饭店、车马店;身为人民教师的爱人,为了解决附近农民工孩子无人照管的问题,还办起了幼儿园,全家人的日子慢慢变得红红火火。


正当辛勤汗水换来幸福生活刚刚起步之时,一场飞来“横祸”,让全家人的幸福梦彻底破灭了,一夜之间,家园被毁,家产被损、家人流离失所,留下的只是废墟一片……





寒风里,丁守平老人的白发在风中飞舞,他指着道路东边的宁夏炼油厂和远处的鸿河·西夏二手车交易市场,义愤填膺的说:当初银川市西夏区政府以宁夏500万吨炼油厂改扩建项目建设用地为名,拆除了我们5.38亩的家园,同时还以建造鸿河·西夏二手车交易市场为由,将我们村上上千亩土地非法占有,而现在你看看,我家在路西边,炼油厂在路东边,何谈扩建一说?至于二手车市场更是荒唐之极,开业不到一年就倒闭了,现在成了大货车的停车场。

提到家园被毁的一幕一幕,老人不由得声泪俱下……


2013年7月4日,宁夏西夏区政府时任区长李某国调动国土、公安、城管等上百人,警车、救护车、铲车共十几辆,以所谓的“中石油500万吨炼油厂改建项目建设”为由,强行将我一家赶出家门,对我家2400多平米、5.38亩地面上的61间房屋进行强制拆除;毁掉了我一辈子辛辛苦苦积累下的巨额财产;推掉了我爱人办了13年、面积达400平米的红星幼儿园,我们的幼儿园具有合法的土地使用证及教育许可证,但在十几分钟内被夷为平地,房屋内的家具、课桌、家电、教学设备全部被毁,各类经济损失高达835万元。当天在现场指挥的西夏区领导有:副区长裴某宁、政法委书记米某荣、政协主席高某等人。


家园被强拆后,我们一家人流离失所,露宿街头,临时打了个棚子安身。我和妻子儿女多次找时任西夏区区委书记李某儒(现为银川市委常委、副市长),他敷衍推诿,不予处理;又找西夏区区长李某国(2016年因受贿罪已被判刑),他让保安一次次将我和妻子赶出政府大门,我和老伴都有高血压,她还有脑梗,加上拆迁沉重的打击,她精神已出现了障碍;在多次走投无路之下,我分别去了银川市政府、自治区政府反映情况,但均“竹篮打水一场空”。

万般无奈之下,2013年8月,我向金凤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10月26日法院作出胜诉判决,撤销西夏区政府《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要求其于60日内重新作出关于丁守平《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由于他们行政不行为,不履行法院判决,随后,我再次将西夏区政府告上法庭,请求法院确认其强拆行为违法,金凤区法院采纳了我的证据,最终作出了公正的判决,即(2014)金行初字第24号《行政判决书》:确认西夏区政府2013年7月4日的强行拆除我房屋的行为违法。

按理说,官司赢了,我就能得到公平、公正的赔偿,然而,终审判决之后,至今再也没人来过问我的案情,何谈赔偿一说?而与此同时,我的家人、包括涉及此事的一些干部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压。

我的女儿作为一名人民教师、女婿作为一名公安交警,都分别被单位予以谈话、告诫、威逼,让转告我不要再上访闹事,否则就开除孩子们的公职。涉及此事的干部:西夏区政法委办公室主任王某娟因同情我的遭遇被组织要求“提前退休”;区扶贫办干部、原泾源县国土局领导于某林被行政拘留18天,并以乱用职权罪撤销其行政职务,工资降了一级;西夏区教育局干部孙某平、国土局马某、余某等人也均受到处分决定;我本人还受到了各种威胁和骚扰,三天两头来闹事,不准我上访、维权……

在各种内外夹击、打压子女、处分干部的恶劣暴行之下,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民,我还有什么办法来对抗“政府”呢?迫于无奈,只好在所谓的“补偿协议书”上签了字……

但他们的补偿标准远远低于我的835万元损失。而我们十里铺村党支部书记禹某军的20间破烂房子,政府却给了640万元,我2400多平米61间房才给了90余万元?天理何在?公理何存?

丁守平老人说,关于我的拆迁问题,我有几点质疑:一、按照中央政策,只要政府拆迁违法,就要按赔偿计算,而不得按补偿计算,此外,西夏区政府拆迁违法,为什么采取各种卑鄙手段,在我女儿、女婿工作上做文章,行政威胁,简直可耻之极;二、给我们的土地补偿款,明显和目前市场补偿价位相差甚远,他们仍然执行十年前的补偿标准,即每平米500、450、400元,而政府找的评估公司核算的最高补偿价已经到了每平米757元,这样每平米就少给我230元,那么我2400平米呢?就少给我们55.2万元,既然是你们政府找的评估公司,为何不按评估赔偿?三、我们是商服用土地,他们却按住宅用地补偿,而且协议书补偿亩数按2.22亩计算,我实际亩数5.38亩,这样又少给我计算了3.16亩,这明显是在巧取豪夺,其卑鄙行为和土匪的抢劫毫无两样;四、他们在贴出搬迁公告后,没有给我们任何的缓冲机会,甚至在没有让我们收拾家中财产和贵重物品的情况下,仅在和我谈话后20分钟内,就强行、快速地用挖掘机和推土机拆掉了我们的家园,这种无法无天的强盗行为,严重的侵犯了我们的合法权益,挑战了社会主义法治的底线,必须要对西夏区原书记李某儒、政协主席高某、兴泾镇镇长周某等人依法予以严惩!


寒风呼啸,凛冽萧瑟,站在自己的家园上,望着废墟上那一棵棵粉饰“面子工程”的枯黄柏树,丁守平老人目光坚定,久久的凝视着远方,他深信:正义的春风定会来临,阴霾的乌云定会被吹散,胜利的曙光一定会普照西夏大地。 (来源:中国农民权益网 口述:丁守平 文字整理:辛知平)